印度西部的友善精神

印度西部的友善精神

普锐特冶金技术Turbhe机构位于孟买以东10英里处,是公司在印度的第二大设施,共有175名员工在这里工作。这里不仅全方位开展制造业务,而且专门承担电气自动化和长材轧制领域的设计工作。独特的家庭氛围造就了全厂的高效率,以及同事间的友情和相互支持⸺Tom Widter博士在季风季节访问这里时就充分感受到了这种氛围

在我乘坐的航班降落在孟买机场前一小时,天空突然变暗了,可以说是漆黑一片。仅仅几分钟后,飞机就遇上了气流,颠簸得就像瀑布中的一条鱼。大颗的雨点击打着舷窗,使飞机外面的能见度降低到0。季风肆意发挥着威力,让人不禁胆战心惊。我不知道驾驶员是怎样使飞机降落的,但着陆后机舱里响起一片掌声。

 

当我走下飞机时,扑面而来的是在欧洲从未遇到过的潮气。潮湿似乎已经侵入了一切,无论是孟买机场铺着漂亮地毯的地面,移民局的文件,还是我在长途旅行后入住酒店的床单。我在入睡前想着,明天早晨还要坐两个小时的出租车,才能到达位于孟买以东10英里处的普锐特冶金技术Turbhe制造厂。我将会看到印度的一些最极端的景象,包括贫民窟、在河里洗衣服的人、勉强可以行驶的道路和更多没完没了的雨水。

但是,从踏上印度那一刻起,我也感受到了难以置信的美丽,热情和友善,还有这个国家独有的味道。以前我从没见过,妇女们穿着这样鲜艳、雅致而简洁的服装,陌生人在街道上互相帮助,年轻人享受当下而不是担心不确定的将来。在我看来,印度人好像在陶醉中生活,陶醉于这些奇妙的共同体验。

一个高度团结的地方

我在到达公司所在地后,很快就见到了普锐特冶金技术印度的冶金服务主管Sharad Budhia。他确认了我对印度人的第一印象:“愿意互相帮助是印度人根深蒂固的习惯,”他说。“观察一下季风季节的孟买人会很有意思。有时候,雨下得太大会使交通陷于停顿,你可能会被困住好几个小时。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当地人就会开始给完全陌生的人送上茶。他们甚至会拿出食物,完全是出于热心来帮助别人。你在印度到处都能受到这样的款待, 在孟买尤其如此。这是个很特别的地方。”Budhia显然很高兴能够生活在孟买,他也为Turbhe制造厂、它的能力以及它的员工感到高兴。

Turbhe制造主管Shyam Mishra也赞同他的看法。Mishra肯定地说,该厂的设计和制造能力完全满足冶金服务的需要⸺不仅是印度,而且是世界性的需要。“我尤其为我们的弯辊块、平衡块、液压自动厚度控制(HAGC)油缸、切剪、Morgoil轴瓦和各种导卫而自豪,”他一边介绍一边带我参观工厂。“制造这些产品需要高超的技艺,还有对精度和质量的追求。这些产品充分体现了我们制造厂的实力。

面向国际市场的产品

在制造厂里,Mishra和我在一大堆产品前停下了脚步,他告诉我这些是水箱喷嘴。“我们每年制造大约5,000 – 6,000个喷嘴,”他说。“很大一部分都出口到美国和其他国家。”毫无疑问,这些喷嘴的要求非常严格:我越仔细地检查它们,就越能看出它们的质量无可挑剔。它们的精度是如此之高,我完全看不出它们相互之间有任何差异。

我们继续在现场查看,Mishra叫住了一个工人。他叫MahendraJambhle,刚刚在为一家波兰客户制造的水箱组件上完成了几个冷却喷嘴的安装。他对自己的工作成果感到满意,向我们演示了他执行的操作步骤,并且指出这样能够保证产品的质量和可靠性。我可以看出,他在工作时非常专注,不仅训练素,而且经验丰富。他准确地知道自己的机器在什么时候该执行什么操作。

我很快就意识到,Turbhe厂能够制造的产品种类极多。我们从一个正在制造RE-150插入件的工人身边经过,这些产品看上去结实耐用。厂里的产品实在太多,让人很难选择接下来应该重点看些什么。随后,我们来到了制造厂小型产品加工区的最后一站,Sanket Kolaskar正在这里用前不久安装的一台设备制造喷嘴零件。“这台机器实际上在几个星期以前刚由我们的首席执行官Satoru Iijima主持了启动仪式,”Kolaskar告诉我说。在他说话的同时,我注意到机器上贴着一个专门设计的标牌,上面印着Iijima的名字和照片。“我们都是同一家公司,”制造主管Mishra指出。“我们很高兴向我们的首席执行官展示我们的能力,我觉得他非常满意。”

大型产品加工区

制造厂分成了两个主要区域:我们刚刚走过的小型产品加工区和现在正要进入的大型产品加工区。我们注意到了一件比我们之前见过的任何产品都大得多的产品:弯辊块。“制造一个弯辊块需要大约150个工时,”Mishra介绍说。“我们从一大块方钢开始,对它进行‘雕刻’,直到变成弯辊块的形状。”我想起了米开朗基罗的一句话,据说他在被问到他是如何创造出他的精美雕塑时这样回答:“在我雕刻狮子时,我只是把看起来不像狮子的部分全部凿掉,”Turbhe制造厂的员工可能具有同样的想法,但目标更为明确。

制造厂的规模和繁忙程度让我吃惊。我问Mishra,他现在手下有多少工人。“光在制造车间里,我们现在就有66人,包括制造工人和直接属于制造车间的办公人员,”他说。“另外,现场还有22个承包商的人,7个负责供应链工作的人。”大多数工人都轮岗工作,都能在几台不同机器上完成相应的工作。这一措施既能加强团队精神,又能保证在有人偶尔缺席的情况下轻松地稳定生产。

大型产品加工区有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设备。HAGC油缸可以在高压HAGC测试台上进行现场测试。Shyam Mishra指给我看一台他的工人刚刚完成修复并刷成黄色的HAGC油缸。他们对最后的结果非常满意,而且相信他们的客户也会同样满意。然后,Mishra带我走进一个房间,这里安装着巴氏合金焊接设备。由于现在正是季风季节,巴氏合金焊接工作被暂停。制造厂内的一些齿轮上甚至盖着塑料布,以确保运转性能不会受到潮气的影响。因为制造厂的业务种类很多,生产井井有条,这样的安排毫无问题。

正是由于业务种类太多,我在参观期间并不能看到制造厂能够生产的所有产品。比如,一件令人印象特别深刻的产品⸺重型1080切剪⸺最近刚刚运往巴西,我在拍照时已经不在现场“展示”了。Turbhe制造的一些大型轴承座也是如此,它们在不久前分别发往了加拿大、美国、墨西哥、印尼和其他国家。不过,我有幸看到了一个新制造的Morgoil轴瓦,这是一种很受欢迎的产品,体积很大,加工精度极高。


Debug: 4

导卫制造是强项

在轧制线上引导轧件的导卫的制造是该厂的另一个强项。许多客户都需要定制型导卫。制造工人和现场工程师通过密切合作来满足客户的要求,在很多情况下需要一些创意。制造团队总是尽最大努力让客户满意。“就在前不久,一家钢铁公司迫切需要新导卫,但对我们的方案能否适合于他们有些怀疑。为了让他们信服,我们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直接在自己的设备上检验新导卫方案。我们精心设计了一个试验装置,效果非常满意。这样,客户放心了,决定购买这种产品。”我问Mishra,工厂通常有多少定制的工作。“根据情况,在特定的时间内,我们的全部工作量中会有大约10 – 15%属于定制工作,”他回答说。“这个比例将来很可能还会增加。”

在返回小型产品加工区的途中,我们经过了一大片进口(ERG)导卫。工厂大量制造这些导卫,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出口到美国、阿根廷、墨西哥、台湾、捷克共和国等国家和地区。Mishra说,这些导卫其实是比较简单的一种,工厂还面向国内和海外市场生产很多种十分复杂的导卫。

为什么安全至关重要

在结束制造车间之行时,Mishra和我在一面墙前停住了脚步。墙上贴满了工人们画的画,有几十幅,工人们用来提醒自己重视自身和其他同事的安全。有些画真的让人警醒,还有些则比较轻松,有的甚至很有趣。我特别喜欢的一幅上写着“我行你也行,安全大家行。”在这里说俏皮话在有些人看来也许有点不合时宜,但的确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您的家人需要您。为了自己,请注意安全。”另一幅工人的画上这样写着。看着看着,我有了一个感觉:Turbhe机构的整个团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像一个大家庭⸺不是血缘上的家庭,而是后天选择的家庭。Mishra确认了我的感受:“绝对是这样。这里就是一个家庭般的工厂,安全标准很高,保持得非常好,厂里还有一个医疗设施。我们在这里互相照顾,也共同关心我们的工厂。”

为数字化未来作好准备

Mishra和我回到了会议室,进行最后的讨论。我在想,怎样才能让他更好地展望一下工厂的未来。我决定把数字化作为一个关键词。工业4.0的趋势对制造厂有怎样的影响?“我们的所有生产设备已经全部实现了自动化,”Mishra说。“除了这一点,从更严格的数字化角度来说,我们正在思考,应当怎样作出改变才能更好地在这方面支持钢铁行业。我们主要是从工厂层面而不是产品层面来考虑这些改变。它们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但最终会显著改善我们的生产运营。”

智能设备的应用是否会在钢铁行业⸺包括在他的工厂⸺造成失业问题?他的回答是我听到过的对这个问题最聪明和最中肯的回答。“我在这方面一点儿也不担心,”他说。“失业绝不会因为技术进步而发生,而是因为缺乏训练。人们必须坚强,并且想的长远一些。我们将会这样做。”他的回答让我相信,Turbhe的员工将会勇敢地面对这一挑战。

感谢你,印度

在Turbhe制造厂度过三天后,我的访问结束了。我对这里有了很多的了解⸺不只是对公司机构,还有孟买这个地方。我学会了不要把陌生人的善意当作欺骗(一个出租车司机企图骗我,随后我不太放心让饭店员工帮我拿行李);我知道了素食的好处;我看到了我们中最贫穷的人怎样寻找快乐⸺比如,年轻人在雨中跳舞,唱歌,享受目前的生活。最重要的是,我学会了理智地接受超出自己理解范围的事物。印度的文化里存在着不平等,短短一个星期的经历只能让我看到表面。

在孟买机场等着凌晨3点的航班开始登机时,我想,不知道印度在将来会扮演怎样的角色。印度人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不仅十分友善和坦诚,还以我在任何其他地方都没有见过的清澈眼光看待他们周围的世界。他们对未来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无论一个人处在什么地位,是高还是低,他们都知道自己在这个大千世界中的位置。我在Turbhe进行的许多采访中发现,每个人都对将要发生的事情有着敏锐的感觉,无论是技术方面,经济方面,还是政治方面。

我登上飞机,在它腾空而起把季风抛在身后时,我决定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做一个预测:我愿意打赌,在现在这个还处于初期的世纪结束时,最伟大的思想家、创新者和开拓者中会有一些来自于印度。我已经看到了这个国家的潜力,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我必须说,我深信这一点。我只希望,那些未来的伟人能留在他们的祖国,让印度在国际舞台上发挥她应有的作用。

印度所有钢铁企业的可靠合作伙伴

Sharad Budhia是普锐特冶金技术印度冶金服务主管。他在2001年加入了前身公司摩根制造印度公司并担任销售经理,几年后升任孟买Turbhe厂运营主管。他的愿望是,努力为印度的钢铁企业提供世界一流的冶金服务,帮助提高印度冶金生产的水平。

最近几年来,冶金服务业务在印度开展的如何?

Sharad Budhia:目前正在增长。我们在近年来已经增长了

50%。印度是一个对价格非常敏感的国家,我们一直在努力

为客户创造最大价值。我们为本土客户提供服务的能力也在

不断提高。无论何时,只要有客户遇到了困难,我们都会赶

到那里去,详细研究问题,与顾客建立密切关系,拿出针对

性方案。

我知道,普锐特冶金技术Turbhe机构将在公司的冶金服务业务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你们的具体计划是什么?

Budhia:Turbhe制造厂已经把冶金服务作为了核心业务。将来,工厂的业务领域将会扩大,我们要比现在更重视出口工作。我在这方面看到了很多机会,因为我们可以利用印度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用我们在这里制造的产品为其他地区的公司机构提供支持。

长期合作在冶金服务领域很重要吗?

Budhia:是的,长期合作可能会延续很多年,有助于我们的客户及时获得关键备件,从而减少停产。关键设备的供货和维修合同,还有预见性维修合同,也能在一个更长的时间框架内更好地发挥作用。我们定期访问我们的客户,以保证他们的设备运行正常。客户对此非常高兴。

印度钢铁企业需要最多的三种服务是什么?

Budhia:我们的客户需要最多的三种冶金服务是,以有竞争力的价格及时提供原产备件,在发生故障时立刻提供技术支持,和在计划维修期提供专家服务。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你们有哪些将会重点关注的具体方面吗?

Budhia:是的,我们将重点向印度转让冶金技术诀窍,以扩大我们的服务范围;还将提供更多的维修和翻新服务,也要引进电子服务。

数字化⸺向“工业4.0”的转变⸺将会对冶金服务业务产生怎样的影响?

Budhia:坦率地说,很多关于数字化的讨论只不过是把它当成了目前的一个热门话题。但是,我们真的在像预见性维修这样的新型数字化技术方面率先作出了改变,它正在取代传统的响应性维修。基于人工智能的方案将大大提高钢铁企业预见任何设备问题的能力。

印度的钢铁企业怎样才能为未来的发展作好准备?

Budhia:印度的生产企业很善于接受新技术。在我看来,作好准备是未来成功的关键。我认为,印度钢铁行业总体上处于一个非常健康的状态。当然,和普锐特冶金技术建立密切关系,共同迎接未来的成功,对企业来说没有任何害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