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像钢水般火红

天空像钢水般火红

普锐特冶金技术墨西哥位于阿波达卡,这里属于该国第三大城市蒙特雷大都市区。这处机构专门制造电弧炉和钢包炉的核心部件,并且依靠不断扩大的服务部门面向钢铁企业开展各种维修业务。《冶金杂志》的Tom Widter博士访问了这里,希望找到这个地方、这里的人、这里的文化和墨西哥早晨的天空如此独特的原因。

我一走出蒙特雷机场,立刻就被包围在“热情”的墨西哥空气中。这是8月的一天。虽然已经是晚上8:30,但因为白天肯定是烈日炎炎,令人难耐,所以尽管天色已经变暗,温度仍然高居不下,仅仅是从几个小时之前的39摄氏度微降到了34度。没过几分钟,我的衣服就好像全都粘在了皮肤上。我是经由亚特兰大机场飞到蒙特雷的,这本身就是一次不同一般的体验⸺那里有卖唐纳德·特朗普牌巧克力的商店,还有在欧洲没有处方绝对买不到的安眠药在出售。跟亚特兰大不同,蒙特雷机场没有用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的面孔作装饰的巧克力⸺至少目前还没有。

到达后,我的第一个印象是,蒙特雷是一个美国化的墨西哥城市:我听到的大约一半话语都是美国口音。美国的影响当然是一个原因。由于希望既靠近美国市场,又能利用墨西哥廉价劳动力的跨国企业不断涌入,这个城市在最近几十年间发展得很快,无论是在人口数量还是生产能力方面。今天的蒙特雷有许多企业来自水泥、玻璃和汽车行业⸺当然还有钢铁行业。钢铁企业Ternium自己在城市的不同部分就建有4个工厂,而且还打算继续增加。在蒙特雷,你可以感受到经济的繁荣。

欢迎来到阿波达卡

普锐特冶金技术墨西哥公司位于阿波达卡,这里属于蒙特雷大都市区。我坐出租车前往公司的路上,天气变化非常有意思:当时接近日出时分,天空中有一种灰色,既不是雾也不是云。当我能分辨出明亮和黑暗的部分时⸺这是白天的时光开始的标志⸺天空的蓝色仍然没有现身。我查了一下手机上的天气app:果然,这是“烟”,这个地区特有的一种气象条件。后来,就在我到达公司时,地平线变成了钢水的颜色。所以说,哪里有烟,哪里就有火。

我立刻就受到了CEO私人助理Rocio Pelayo的欢迎。像她的许多同胞一样,Pelayo自然具备了典型墨西哥人的许多特质:热情,开朗,好客,快乐,以及我将会发现的思考有深度和广度。Pelayo带我参观了公司。这里有两幢厂房和一幢办公楼,而办公楼包括了两部分,是为体现普锐特冶金技术品牌而专门设计的。包括了主入口的部分基本上是圆形,并且刷成了橙色,从空中俯视很像由两个半圆组成的普锐特冶金技术公司标识。由于距离机场较近,座位靠窗的乘客在飞机降落时都可以看见公司的标识。

随后,我见到了普锐特冶金技术墨西哥的首席执行官Guillermo Gonzalez[参见第81页访谈录]和财务主管Karsten Kliewe。在被委派到蒙特雷机构之前,Kliewe先后在德国、巴西、美国和中国工作过。我问他,在他看来阿波达卡的员工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们这里有很强的团队精神,”他说。“每个人都全身心地投入,贯彻执行我们制定的长期战略。有时候,我们会发现需要对这一战略的某些方面进行调整,而员工们完全以开放的心态来面对这些必要的调整,看到这一点真的让人欣喜。他们在工作时总是齐心协力。”

参观生产车间

为了实现制定的目标,公司设有两个生产车间。它们的面积分别为3,000和2,500平方米。公司还计划进一步扩大规模,再建两个车间。运营主管Blas Zapata[见第72页插图,另外一人是生产经理Santiago Duarte]带我参观了车间。“我们现在的两个车间彼此独立,但基本上都能制造同样的产品,”他说。这样的安排让Zapata能够根据公司在特定时间内正在执行的订单和维修合同的情况而动态调配资源。

该机构的专长之一是生产电弧炉和钢包炉的核心部件。在我参观时,两个车间都正在忙于制造Quantum电弧炉的电极臂和手指。普锐特冶金技术推出的这种电弧炉方案能够在作为炼钢原料的废钢被装入炉膛之前得到预热。这一能力使其同传统类型的电弧炉相比显著节能。在一车间,Zapata向我展示了处在不同制造阶段的电弧炉部件。

电极臂由很厚的双层金属板焊接而成。这些金属板需要用一台特殊的机器进行切割,而这台机器看上去像是大型的烧烤架⸺只是它的下面是一个水箱而不是你以为的煤火。然后,这些金属板被焊接在一起,使钢板层位于电极臂内部,铜板层位于电极臂外部。由于必须耐受高温,电极臂采用了一种复杂的水冷结构。“我们对自己制造的所有水冷设备都进行严格的测试,”Zapata说,“所以,我们的两个车间都有测试站。我们向电极臂内部通入高压水并保持一小时,以确认是否有泄漏。”

巨型手指

那么,手指是干什么用的呢?我问Zapata。“它们对Quantum电弧炉的功能必不可少⸺用来在预热竖炉中托住和释放废钢,”他说。根据电弧炉配置的不同,工人们分别生产14或16根为一套的手指。每根手指都非常大,但就像电极臂一样,它们的制造也是从板材切割开始。Zapata告诉我,切割机还能切割更厚的钢板,“最厚可以达到8英寸,”他说。“等离子切割机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觉得,它太让人印象深刻了,甚至有点吓人⸺它切钢板就像切面包片一样。

Zapata带着我继续在一车间参观。我们经过了其他几种产品:安装在电弧炉内部的模块式水冷板,侧炉壁,还有其他不同类型的竖炉设备⸺有的很小,有的很大,还有的堪称巨大。“这件要放在炉顶上,”Zapata指着一个馅饼状的特大部件说。我想不明白:形状这么奇怪的部件怎么进行冷却。“当然,你必须把几个这样的部件结合在一起,才能360度覆盖整个炉顶,”Zapata说。经他这么一解释,我恍然大悟。

自行制造冷却设备用弯头的能力,是Zapata特别为本机构感到自豪的一点。那么,什么是弯头?它们的用途是什么?许多冷却方案都要用到铜管或碳钢管,它们在完成安装后冷却水从中流过。不过,虽然这些管件能够被弯曲⸺事实上,生产车间里就有几台不同的弯管设备⸺但不可能被弯成180度。这时,弯头就会登场。它们将两个相邻的管件连接起来,可靠地保证水流通过整个冷却设备。“我们以前必须从其他制造商那里购买弯头。现在,我们自己就能制造,这让我们能够为客户报出更优惠的价格。”


Debug: 5

修复连铸辊

二车间不仅生产电弧炉和钢包炉部件,还承接操作部件的维修业务。普锐特冶金技术墨西哥公司最近就从钢铁企业Ternium获得了薄板坯连铸机的离线维修合同。Zapata带我看了连铸辊清理和修复的整个过程。它只是Ternium决定外包给普锐特冶金技术的维修工作之一,需要进行复杂的堆焊,因为辊面必须增加9毫米厚的金属层。

首先,每根辊都要用燃气烧嘴进行加热,以防止在堆焊过程中产生可能引起裂纹的气孔。加热时,辊子要连续转动,以保证热量分布均匀。然后,在辊子保持转动的情况下,使用焊机堆焊两遍,每一遍需要2小时,使辊面逐渐增厚。焊机以细线形式增加金属层,所以,堆焊后的辊面看上去就像是树的年轮。很显然,这样的辊子不可能用于生产。所以,它们最后都要送到车间的机加工工段,在这里将“年轮”去掉,得到一个光亮如新的表面。

像这样的冶金服务将会越来越成为该机构的核心业务。Zapata和首席执行官Gonzalez都认为服务业务会显著增加,因为他们不仅把目光放在了墨西哥市场,还瞄准了加拿大、美国和中南美洲。他们的目标是,成为那些希望外包维修工作的钢铁企业的首选合作伙伴,帮助它们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最大限度减少意外停产。在冶金服务方面,Gonzalez相信,公司只能说是刚刚起步⸺在亲眼看到了阿波达卡生产车间的高超技艺之后,我相信他将被证明是正确的。

与众不同

参观完车间后,我和不同的员工进行了交谈,以便更多地了解他们的追求,他们的抱负,还有他们的文化。在交谈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完全被他们自我表达的方式吸引了:每个人都用精心选择的词汇来描述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而且西班牙语的口音让他们的英语有一种很好听的音调变化。你可以感受到这是个很大的国家,可以感受到她的丰富历史,部分地区的相对贫困,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对家人和朋友的忠诚、让世界与众不同的决心。

我在交谈时提到的一个话题是人们对墨西哥的普遍误解。当外国人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和遇到墨西哥人时,他们最感到意外的是什么?“我有时觉得,人们普遍认为墨西哥人不够努力⸺以为我们做事比美国人马虎,”物流经理Mayra Gonzalez说,但她知道这不是事实。“还有,我们并不总是戴阔边帽,也不是骑驴上班,”她补充说。我很愿意为她的话作证。

该机构的销售主管Luis指出,“墨西哥的很多地方其实远比人们以为的要安全得多,”他希望消除外国人对于在墨西哥缺少安全感的担忧。“我们的自来水也比人们想象的要卫生得
多,”他补充道。我问Luis,他希望墨西哥在10年内在世界舞台上和在本国人的心目中成为怎样一个形象。“我希望墨西哥在制造业取得更大的进步,”他说。“比如在汽车、航空、化工和其他高附加值产品领域。”他相信,服务业同样具有巨大的潜力。他对我总结说,他希望墨西哥人能够以“创业精神和工程能力”而闻名。

难忘的景象

作为蒙特雷的最后一站,我在Rocio的陪同下参观了这个城市的“钢铁博物馆”,它的名字叫作“Horno3”。这是Guillermo Gonzalez的建议, 他认为这是任何来到蒙特雷大都市区的人都“必看”的景点。“这个博物馆实际上是把墨西哥最老的钢铁厂改造而成的,里面有一座1880年的贝塞麦转炉和一座1970的高炉,”他告诉我说,好像我还需要继续劝说一样。

在开车去博物馆的路上,Rocio给我讲了更多关于博物馆的事情。原来的钢铁厂叫作“la fundidora”,建成于1890 – 1900年间。那是一个政治和社会稳定,普遍工业化的时代,墨西哥的铁路网就是在那时建设的。当时墨西哥对钢材的需求量非常大,比如钢梁、钢筋和桥梁构件,但必须进口。fundidora厂希望改变这种局面,而且它真的做到了⸺直到1986年5月停产关门。在2007年8月16日,关闭的大门重新打开,工厂浴火重生,变身为世界上最具创意的钢铁博物馆。

Horno3里面到处都是交互装置,参观者能够非常方便地了解矿石、采矿、炼铁、炼钢、合金化、轧钢和带钢后处理。我在一个用钻芯芯样制成的木琴上弹奏了音符,尝试了当一名炉前工(我做得居然很不错),还看了一场摔跤比赛⸺每个摔跤手都代表炼钢工艺中的一个元素,比如氧、硫以及“获胜者”铁和碳。Rocio和我随后沿着上料轨道走到了高炉的顶部,看到了“高炉奇观”⸺用LED灯照亮的高炉复制品,而且灯光随着传统墨西哥音乐的节奏而闪烁。壮阔的场面和精妙的构思令人叹为观止。模拟的场景包括了开口钻的噪音、烟雾和炽热的铁水发出的红光。Horno3让我的此次行程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飞机起飞了。我透过舷窗,看到了公司这处机构的远景,特别是那幢独特的橙色圆形建筑。我在心里对这些墨西哥同事说了一句再见。他们热情,团结,奉行职业操守,充
满诗意地表达自我。我觉得,墨西哥人的精神中有一些深刻和特殊的东西,但当你试图捕捉或定义它们时却又难以把握。也许,它们根本就无从把握⸺就像你无法抓住火。
最后,我不再尝试了,而是想到,如果我在亚特兰大买一块特朗普牌巧克力当作礼物,我的朋友们会说些什么呢?也许,买一瓶龙舌兰酒或者一顶墨西哥阔边帽更保险。

对火和热的沉迷

普锐特冶金技术墨西哥的首席执行官Guillermo Gonzalez是钢铁行业的一位资深人士。Gonzalez拥有机电工程学位,还是一位工商管理硕士。但是,这些同他在钢铁行业的几十年职业生涯相比就很平常了⸺他几乎接触了钢铁生产的所有领域,从炼铁和电炉炼钢直到连铸和轧钢。Gonzalez也是企业资源计划软件和生产自动化应用的一位倡导者。

蒙特雷阿波达卡机构的核心能力是什么?
Guillermo Gonzalez:我们设计并制造电弧炉和钢包炉的水冷部件,电弧炉的电极臂等核心部件,还有铜制备件。我们也提供越来越多的冶金服务,近期还从蒙特雷的一家钢铁企业获得了薄板坯连铸机离线维修的合同。今后,我们将把服务业务扩展到下游环节。

我知道,本机构目前有大约100名员工。这些人手是怎样在不同的业务领域分配的?
Gonzalez:我们现在正在扩大规模。要不了多久,普锐特冶金技术墨西哥就会有140名员工。蓝领和白领员工分别占55%和45%。必须强调的是,这些白领员工有时要管理多达300名蓝领员工,比如在分包商数量很多时,或者在公司其他机构挑头的项目的执行过程中。

钢铁工业目前是否处在一个比较健康的状态?特别是对墨西哥来说,前景如何?
Gonzalez:美国的钢铁行业非常活跃,我们正在参与其中。在墨西哥,现在的形势比前两年更稳定。美国的外交政策引发的政治动荡使物价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上涨,但到目前为止我们应对得还不错。中国的发展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有利的,因为这个国家正在从转炉炼钢向电炉炼钢转变,而我们为公司的节能型Quantum电弧炉提供多种重要的部件。

墨西哥的钢铁企业怎样才能更好地为将来作准备?
Gonzalez:我们的国内市场主要还是需要建筑钢材,比如螺纹钢和优质扁钢。不过,对生产企业来说,真正的机会是汽车板、特种钢和特殊钢棒材,因为国家必须进口这些产品。现在,有两家钢铁企业已经开始了建设项目,这能让它们用墨西哥生产的钢材替代进口产品。

您最喜欢钢铁行业的哪个方面?
Gonzalez:在钢铁生产中,一切都是巨大的和强大的。我喜欢电弧炉的运行方式――它们能够耐受极端的高温。人类尝试过永远降伏火,炼钢就是这样的一个象征。钢水让我沉迷,包括它的颜色变化,尤其是在连铸机上开始凝固时变成的橙色。钢铁生产就是我的生活,我和它密不可分。

20年后的世界会有怎样的不同?
Gonzalez:速度。像电子邮件这样的技术已经实现了全球即时通信。我们几乎能够在几天内到达任何地方。这影响了我们生活和感知世界的方式。

除了钢铁生产之外,还有什么样的技术能够吸引您?
Gonzalez:有好几种:一级方程式赛车,飞机,还有潜水艇。

哪种发明您认为应当有但可能永远也不会出现?
Gonzalez:时空隧道。


坚持才会有收获

Enrique Veazey是普锐特冶金技术墨西哥最具创新精神的工程师之一。他专注于开发创新性的炼钢炉设计方案。

您是有意识地寻找新想法,还是它们会“从天而降”?
Enrique Veazey:我一直都在分析我们自己的产品,考虑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技术人员一般都有这个特点,他们总是想方设法让事情变得更好。我有意识地寻找新想法。我的同事和我从其他部门听取更多的意见,比如研发部。有时候,我也从工作以外,在日常生活中寻找灵感。

您有没有什么“窍门”用来提升创造力和帮助促成发明?
Veazey:我确保我们在心态放松的情况下开会。可以不那么正式。这样,大家就能更自由地思考,从而想到他们在有压力的情况下想不到的主意。我尽量让大家保持自己原本的状态。

有没有哪个新的技术领域让您特别感兴趣?
Veazey:计算机在设备分析中的应用。计算机的功能已经变得非常强大,你在计算机辅助设计中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这一点。举例来说,我们现在生成的三维图形的改进相当明显。这些图形可以作为进一步的复杂分析的基础。对我来说,三维是寻找新方法和优化技术方案的助力器。